造梦者
子博ID:inthecave

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

注:本文与埃特加的小说《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没有任何关系。

推荐埃特加同名短篇小说集。


一阵短促的敲门声将她吵醒。

现在正属于她的午睡时间,窗玻璃的震动声昭示着外头狂风呼啸。不会是快递员,没有外卖,阿姨已经在早上给她送了两箱桃子。她透过蒙了一层灰的猫眼向外看,一个青年站在门外,轮廓模糊。

她打开门。

“请问你可以杀死我吗?”

“砰”地一声她重重关上了门。

“嘿!请等一等,让我把话说完。”

她重新打开了门,狐疑地看着青年。

“我是Q,你笔下的角色,不要告诉我你已经忘了。”

是有这么一个角色叫Q,她想,六天前她还阅读了这篇作品,修改了其中两处令人不满意的地方。她这才注意到...

既视感

*微小说

Z的到来引起了一阵骚动。村里每一个人都涌到了集市,他们想目睹这位外乡人。

五个不同颜色的细长玻璃瓶很是夺目,Z正热情地向人们介绍这五个瓶子,瓶子里装着一百年之前人类的梦境,现代人根本不会做这样的梦。

“打开瓶子,梦境便会在你睡意正浓时钻进你的大脑,美妙绝伦,这将是你这辈子最好的体验。”

村人对真实性不置可否,他们的生活十分幸福美满,无忧无虑,还有什么梦境如此奇妙,能带领他们步入天堂呢。更何况,瓶子的价格匪夷所思。

K斥巨资买下了一个瓶子。她按照说明书操作,希望能在沉沉入睡后梦到里头的美好。梦里有一团浓厚的烟雾,笼罩着一条望不见尽头的大街。一大群人在浓烟中声嘶力竭,他们大声呼...

【Tybalt/Mercutio/Tybalt无差】交叉路

*NYPD凶案组组长提伯尔特*退伍军人雇佣兵茂丘西奥

*形象参考10官摄

 

虽说纽约的犯罪率不比芝加哥和底特律,但每天上演的沆瀣一气的精彩戏码还是让纽约警局的警探忙得恨不得长出八只手来。处理桌子上的案牍的过程堪比生活还要枯燥乏味。被21世纪绑架的人不在少数,吵吵嚷嚷只为了让自己的生活更富有乐趣。

 

提伯尔特与茂丘西奥的第一次见面完全是因为偶然,当时那个人就泰然自若地坐在纽约警局里,说他准备给一艘渡轮安上炸弹。谈吐有理有条仿佛不是在谈论一件惊心动魄的恐怖袭击。纽约警局犯罪组的警探们一脸不可思议地死盯着茂丘西奥,目光似乎要在对方的脸上烧出无数个洞来。

 ...

对提伯尔特而言,茂丘西奥可以说是最懂他的人,同样他给予了提伯尔特痛楚。茂丘西奥击中了提伯尔特最脆弱的地方,更要一刀一刀将其割得血淋淋。嘲笑与打架是他们日常相处的方式。茂丘西奥就是真实,不管他给予了提伯尔特什么,快乐还是痛苦,无妨,因为有时候快乐与痛苦是分不开的。他们互相恨着,拔刀相向,又互相爱着,赋予对方伤痕,因为对方才是那个给自己极致欢愉与痛苦的人。

他们在地狱拔剑相向,会厮杀,也会共舞。

茂丘西奥的严肃只体现在两处,一是化妆舞会,他坐在高楼上,透过银色的面具冷视舞会上纵情声色的男男女女,带着君王般的神情看着提伯尔特拆散众人,在挣扎,在嘶吼。此时他冷静不同以往,将情绪收入囊中不外露,但这份冷静使他深不可测,神秘的河流在他心中流淌,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波涛汹涌。二是他与班伏里奥一起劝说罗密欧离开朱丽叶,茂丘西奥担心他的好友,话语中带着哀怜,他摇头,他蹙眉,他认为只有被众神遗忘的人,才配得到爱情,而受到眷顾,甜美的罗密欧,迟早会沦为爱情的牺牲品。

1 / 6

© 罗兰安诺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