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梦者
子博ID:inthecave

【Tybalt/Mercutio/Tybalt无差】交叉路

*NYPD凶案组组长提伯尔特*退伍军人雇佣兵茂丘西奥

*形象参考10官摄

 

虽说纽约的犯罪率不比芝加哥和底特律,但每天上演的沆瀣一气的精彩戏码还是让纽约警局的警探忙得恨不得长出八只手来。处理桌子上的案牍的过程堪比生活还要枯燥乏味。被21世纪绑架的人不在少数,吵吵嚷嚷只为了让自己的生活更富有乐趣。

 

提伯尔特与茂丘西奥的第一次见面完全是因为偶然,当时那个人就泰然自若地坐在纽约警局里,说他准备给一艘渡轮安上炸弹。谈吐有理有条仿佛不是在谈论一件惊心动魄的恐怖袭击。纽约警局犯罪组的警探们一脸不可思议地死盯着茂丘西奥,目光似乎要在对方的脸上烧出无数个洞来。

 ...

对提伯尔特而言,茂丘西奥可以说是最懂他的人,同样他给予了提伯尔特痛楚。茂丘西奥击中了提伯尔特最脆弱的地方,更要一刀一刀将其割得血淋淋。嘲笑与打架是他们日常相处的方式。茂丘西奥就是真实,不管他给予了提伯尔特什么,快乐还是痛苦,无妨,因为有时候快乐与痛苦是分不开的。他们互相恨着,拔刀相向,又互相爱着,赋予对方伤痕,因为对方才是那个给自己极致欢愉与痛苦的人。

他们在地狱拔剑相向,会厮杀,也会共舞。

茂丘西奥的严肃只体现在两处,一是化妆舞会,他坐在高楼上,透过银色的面具冷视舞会上纵情声色的男男女女,带着君王般的神情看着提伯尔特拆散众人,在挣扎,在嘶吼。此时他冷静不同以往,将情绪收入囊中不外露,但这份冷静使他深不可测,神秘的河流在他心中流淌,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波涛汹涌。二是他与班伏里奥一起劝说罗密欧离开朱丽叶,茂丘西奥担心他的好友,话语中带着哀怜,他摇头,他蹙眉,他认为只有被众神遗忘的人,才配得到爱情,而受到眷顾,甜美的罗密欧,迟早会沦为爱情的牺牲品。

鸟神

*原创小说

*关于神灵、爱情、艺术与死亡


鸟神


1.

我从没想过我的第一本书会取得这样大的成功。

《二十八年咏叹调》在巴黎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就像在火药桶里投进了一根燃烧着的火柴,大街小巷酒馆咖啡厅充满了市民议论这本书的声音,有不少学校专门举办了阅读《二十八年咏叹调》的读书会。身为作者,我受邀参加了数次发布会和读书会,倍感荣幸,毕竟这是我亲手写成出版的第一本书,在此之前我完全没有预料到我会因此而家喻户晓。

“让,现在你是大名人了。”这几日来,当我踏入编辑部大门,总能听到这样的声音。我还没有做好应对一切荣誉和嘉奖的准备,它们便铺天盖地向我卷来。重复的掌声总是容易令人厌倦,在...

八点钟的太阳

*补发

*小说


H国土地肥沃,科技发达,虽在这辽阔的土地上人口显得有那么一点稀少,但人民生活富足,青年人不颓废萎靡,不忧国忧民,积极乐观;中年人不膘肥体胖,不榨老欺幼,满面笑容;老年人不担忧性命,不絮絮叨叨,看淡生死。H国邻近国家惊奇于H国国泰民安,采取多种手段明察暗访,得到的结果与表象一致,H国确实是政惠邦兴千家乐。各国极力探取H国治国秘方,仍没能习得精髓。

日子翻页一般过去,太阳照常升起,直到H国的人民晚出时看见天边挂着一轮椭圆形的金红太阳。他们不把此事放在心上,只道是天空又出现异象,毕竟这几十年来,异象也不少见,双月、紫色的太阳,以及突然掉落在尘世的星星,这些全部是幸福生活中的...

1 / 6

© 罗兰安诺尔 | Powered by LOFTER